蔡 燕:夜宿茶花山居

发布时间:2018-03-20 22:19:00|  来源:中国硒都网
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夕阳依依不舍向西下沉,渐渐地,渐渐地隐去最后一丝光亮,只露出最后一片橘黄。

  下车了,我们拖着疲惫的步伐,沿着茶花盛开的方向,探寻茶花山居。看呐,红色的山茶花已经绽开了笑脸,露出火红的花瓣。嗅一下,芬芳扑鼻、幽香醉人,是香醇的美酒吗?让人陶醉不已。

  那边,粉色的山茶花随风摇曳,她们的花瓣羞涩的抱成团,露出将绽未绽笑靥,在绿意的映衬中,如少女般欲语还休、笑脸含春。和羞走,倚门回首,这样的娇羞最让人过目不忘。

  再往前,是一片竹林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细细的叶、疏疏的节、笔直的干,他们是不屈不挠的士兵。微风吹过,沙沙作响,他们在守护茶花山居,还是在欢迎我们呢?或者,兼而有之。

  这不,才进门小马姐和管家就来迎接我们了,她高兴地与我们攀谈,有条不紊的帮我们安排住宿,不一会儿,晚餐也准备好了。席间,小马姐唱起了敬酒歌,喝了一杯再来一杯,干了这杯还有一杯,淡红色的梅子酒装在浅浅的瓷碗里,清香四溢、果香甜柔,我们连喝了十口。梅子酒香甜爽口也上头,不胜酒力的我有些醉了,眼前灯夜朦胧、人影憧憧、水光溶溶,不禁想长居此处,常喝美酒,畅谈人生。

  宴席散了,友人们三三两两结伴回房。我们贪恋清爽的晚风,相互搀扶着,步履蹒跚走在最后。院子里,摆着一副茶花山居的油画。小马姐告诉我们,是管家画的,他想用画笔记录这里的四季。

  画中,楼台层叠、雕梁画栋、飞檐翘角、回廊相连,既有绿树成荫、青草点点,又有茶花暗香、春花怒放。小马姐说管家文武双全,不仅会书法、绘画,还会劈柴、做饭、通水管,种草、养花、喂鱼儿,我们打趣他是百分百优质土家汉子。

  喝了几杯清茶,醉意渐渐散去,我细细品味起茶花山居。脚底的青石板泛着橘黄,是恩施山区特有岩石。它们受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日晒,五百年雨淋,只等我们轻轻从石阶上走过。

  信步前行,蓦然回首,才发现院子里悠悠闪烁着红色的灯光。是灯笼,制作极其精巧,用竹篾围成四方形,外面裹一层红布,下面点缀些扇形的银饰。晚风轻轻吹过,灯笼红红亮亮、点缀闪闪发光,像极了婚宴上的新娘,口含朱丹、纤纤细步、款款而来。

  环顾四周,仿佛可以与主人对话。楼台下,有伞有桌有茶,蓝白相间的碎花桌布,是土家小碧玉的最爱,经典雅致又大方得体。墙角边,山茶花是依然主角,红的如火、粉的似霞。角落里,密密的是绿植。我只认识多肉植物,有的像青莲盛开,有的像一串串葡萄,还有的像一群胖娃娃,玩累了,在花盆里东倒西歪。

  最有趣的是,花盆不是花盆,有的是瓦片,有的是旧杯子,有的是破坛子,还有的是长短不一的木头拼凑而来。我想主人很有创意。他们心灵手巧,化腐朽为神奇,把茶花山居装扮得像一位花容月貌、诗情画意的女子,倾国倾城、才情动人。

  噗咚一声,我从恍惚中惊醒。转身一看,原来脚边有一池金鱼,红的像宝石、黄的像水晶、花的像璞玉,它们悠闲的摇晃着裙裾一样的大尾巴,无拘无束地游来游去,时而吐一串泡泡,时而跳出水面呼吸新鲜空气。

  在茶花山居,鱼,尚且如此逍遥自得,更何况是人呢?

(值班总编:瞿照坤 编辑:廖康庄)

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